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 池 孤 剑

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日志

 
 
关于我

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淫慢则不能励精,险躁则不能治性。年与时驰,意与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穷庐,将复何及!

[原创]看护母亲的日子  

2008-06-03 23:43:4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我真正意义上的母亲早已在很久以前就离开了我,而我所谓的现在的母亲却是我的岳母,这一点在很多人和我谈及这个问题时,我总是习惯用一种平淡的话言告诉他们:岳母=母亲。岳母对我来说可以称之为是一种无私的母爱,每次我休假回到家里时,她总是习惯用一种最朴实的方式来表达对我的关爱和呵护,那就是每天早上当我刚起床,她却已为我煮好早点,中午到菜场上采购我喜欢吃的菜,晚上或煎或炒端上几个下酒菜,看着我和岳父两人慢慢地品酒聊天。有时遇到我偶尔伤风感冒她就急忙催促妻子去买药,如稍有慢待她便独自一人外出购买。如果碰到开心的事她也会和我们一起说起,让我们大家一起和她乐着笑。她的一言一行就犹如我当年的母亲对我一般,心甘情愿地给给予我关爱,不求回报。这也就是为何我经常会和朋友们提及我现在已远在天国的母亲和如今和我们生活在一起的岳母。因为从她们的身上,我感觉到母亲之所以伟大,不只是她的付出、她的苦心、她的无怨无悔,更是因为她在我的生命中最大化储存的影响与印记。

       我原在大理的一个小县城工作,以往只要是休假回到家中,我都习惯炒几个菜露露手艺,得后来因工作原因调整到昆明。到昆明工作后,工作已与从前大不一样了,经常性接待应酬,长时间忙于应付各种临时性的工作。回到家中所谓的炒菜等一些事务都基本交岳母和妻子来完成了。而我只是忙于看电视、聊天、上网,偶尔休息时辅导一下女儿的功课,这样休闲的日子不知不觉过了好多年,渐渐地有了一种无所谓的感觉。这次岳母生病是在我出差在大理时发生的,5月29日早晨给女儿打电话就听到妻子急促地说到:妈妈,生病了(我每天早晨都经常习惯给女儿打电话)。当时我顾不上多想就急忙问到打电话通知医院了吗,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我并开始了抓紧完成手中的工作,以便提早回家。5月31日在忙完所有的工作后,我与和在一起工作的同事返回到楚雄,吃过午饭,告知同事家中有事要办,第二天才返回,让他们先回昆明,待他们离开楚雄大约有40多分钟后给他们发了一条短信:母亲生病住院,需看护多日,有事电话联系。事实上为何不直接告诉同事,我有我的苦衷,因母亲患的是脑梗塞,需要静养,再次母亲生病,全家人心情都很伤感,所以这才不直接告诉他们。
       在医院陪护岳母的日子时,我不禁一又一次在审视自己这么多年对家中所做的一切,却发现自己已渐渐远离了这个家,有时有些行为连自己也不敢相信。这一次岳母生病,使我又一次有反省自己的机会,唤起了我对家的责任。其次是最近结识的一位徐姓朋友大哥,他对他的母亲的关心尽孝细腻之处,让我们好多朋友叹为观止,也让我重新去思索对父母尽孝的这一责任。所以在看护的过程中,我常常和岳母一起聊天(因说话口语不清,医生要求多说话,使其恢复语言功能),有时当独自一人坐在她面前,看着她静静地躺在病床上,面容苍白,嘴唇没有一丝血色,睫毛不时轻轻颤抖,吊瓶里的液体静静流进她的右手腕时,心中禁不住想哭,但却不敢让她发现。“你回去上班吧,我没事的,别担心,休息两天就好了”看护中岳母常常用细弱但却清楚的声音对我说起了逐客令。她知道我工作很忙,“好吧,我过两天就回去上班”我知道岳母的性情,免得反让她操心,我轻轻应答着。每天输完液,我便打来了热气腾腾的热水,小心翼翼地为她洗脸,用热毛巾热敷她打针的手,然后又捧着岳母那双苍白的脚,轻轻地揉捏着,用毛巾轻抚着那已经没有多少弹性的脚丫,我的泪忍不住滑落了下来。多少年了,我居然是第二次为您洗脚(第一次为她洗脚是在98年时她生病住院)!我有愧!如果不是这次病倒,如果不是这次生病得不能动弹,我居然不知道您的身体已经那么虚弱!甚至没有想过要为您洗一次脚,为你剪一剪指甲,揉一揉肩旁,捶一捶背!这么多年,我们一家已经习惯了岳母的呵护,习惯了岳母的关心,习惯了岳母的牵挂,习惯了岳母的含辛茹苦!习惯了那一声声呼唤的慢慢苍老!      
       今天下午,我不得不暂时告别还躺在病床上的岳母,返回昆明上班。与她辞别时我不忍心看着她的脸,因为我清楚只要我面对了她的脸,我就一定会流泪。只是一再地叮嘱妻子注意换洗衣物和多与医生联系了解治疗方案。完了,妻子送我上车,车启动时我才发现自己已不知不觉中流泪了,透过车窗,望着已渐渐远离了的妻子和医院大楼,我唯一只有在心中默默地反复祈祷:愿幸运之神眷顾我们一家!     

  

  评论这张
 
阅读(600)| 评论(44)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